满堂彩娱乐

说话就说话她还过分的把脚上的拖鞋拿下来朝能

以沫厚脸皮的点头,“能啊,我多么刁蛮任性,嚣张跋扈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 
    还好意思说,真是无药可救了。
 
    然后接下来的一上午,以沫都在缠着明灿让他带她回去,既然打算结婚了,总要精心准备一下的吧,可是她发现她真的感冒了,头晕脑胀的,连嗓子也哑了。
 
    明灿好不容易把她哄睡后才空出一点儿出去买药的时间,当然,还有她想要的红玫瑰。
 
    以沫嗓子疼的难受时醒了过来,天都黑了,卧室里没有开灯,也是黑黑的,而明灿哥没有在身边陪着她,心里顿时很委屈,嘟着小嘴,拖鞋也没穿就下床去了。
 
    “明灿哥,我难受,我要喝水……”说话的时候嗓子好疼,然后也没有人回应她,她都快要哭了。
 
    卧室的门打开,外面客厅也没有开灯,而客厅里却完全变了样子,明灿哥正蹲在地上认真的摆着红色的玫瑰,一个大大的心形很快就要摆好的样子。
 
    房间里虽然没有开灯,但玫瑰花周围围着一圈烛光,很美。
 
    蹲在地上还没有完成的明灿说,“不是说了让你先别出来吗。”
 
    他说话的声音好小,这么安静她很费力才听到,原来刚才他说了让她先别出来,不过,她好像没听到。
 
    以沫蹲在他的身边,双手托腮,幸福的感觉不言而喻,“明灿哥,你一定很爱我,对不对他?”
 
    明灿没扭头看她,只冷声命令一句,“去穿拖鞋。”
 
    以沫动了动自己光着的脚丫子,很不听话,“有不冷,我要在这里看玫瑰。”
 
    明灿这才转眸看她一眼,把自己脚上的拖鞋给了她,“穿上。”
 
    以沫是世界上最没心没肺的女人,她也不问一下他的脚会不会冷,似乎就觉得,他对她好就是理所当然的一样,她把自己的脚穿进他的大号拖鞋里,然后继续看着他摆放玫瑰。
 
    “你下午去买的啊?”她问他。
 
    “嗯。”他应了一声。
 
    以沫花痴的又问他,“那是不是也买大钻戒了?”
 
    明灿依旧淡漠,嗓音低沉,“没。”
 
    他从来不会说话,以沫失落的一屁股坐在地上,很不开心,“为什么不买?”
 
    明灿将玫瑰摆成心形,站起身子,居高临下的低头看着坐在地上赖皮的以沫,“不需要。”
 
    以沫就不爱听了,“怎么就不需要,人家谁结婚还不得买个戒指啊,我不管,你现在去买,我就要,我就要。”
 
    说话就说话,她还过分的把脚上的拖鞋拿下来朝着他扔过去,明灿可能是不知道,也没躲,拖鞋就刚好扔在他的背上,然后掉在地上。
 
    明灿有些生气的回头看着她,以沫心里害怕的咬了一下唇,只听他说,“不准任性,不准耍脾气。”
 
    以沫反应也快,就是执着戒指的事情,“那你给我买戒指,我保证乖乖的。”
 
    明灿叹气,转身去了厨房,他刚才买回来的感冒药放在厨房里,等他再出来的时候,一手拿着药,一手端着温水。
 
    “过来吃药。”他叫以沫。
 
    以沫盘坐坐在玫瑰花旁发呆,和他说话都没有力气,“我不吃,你给我买戒指我才吃。”
 
    明灿表示头疼,她都多大了,还像个孩子似的,小时候她也是这样,有什么想要得到的东西,就用不吃不喝来威胁大人威胁他,反正她是认定了他们不会把她饿死。
 
    明灿拿着水和药过去她那边,坐下,她刚才用拖鞋打他了,现在又是光着脚。
 
    他放下药和水,将她的脚放在了他的腿上,而她得寸进尺,把冰凉的脚往他衣服下面钻,然后她冰块一样的脚就贴在他暖暖的肚子上。
 
    明灿没让她拿走,只是和她说,“把药吃了,我给你去买戒指。”
 
    这个的谎话小时候听过太多次,也被大人骗过太多次,她现在又不笨,才不信,“不行,你先去买。”
 
    “常以沫!”他开始生气了。
 
    以沫却一副一点儿都不怕的样子,那和他对峙的眼神似乎还在威胁他,‘你不给我买戒指,就看着我病死吧。’
 
    明灿眉心一蹙,想出个办法,“第一,你要么乖乖把药吃了,第二,我喂你吃。”
 
    喂?!又喂?!这让以沫真的是怕了。
 
    ps:宝贝们,情人节快乐,每天都过情人节
 
 第301章 你是我的独一无二
 
    以沫乖乖的吃了感冒药,明灿才满意的抿了抿唇。
 
    “明灿哥,你给我拍照呗,这么多玫瑰,好歹也留个回忆。”以沫拉着明灿的衣袖撒娇。
 
    明灿低眸看她一眼,“想要手机?”
 
    又被看穿,这个人要不要这么聪明,总是能轻易的就看穿她的小心思,以沫觉得没意思,刚要起身,却被他重新拉回坐在他对面。
 
    吃了感冒药的关系,脑袋晕乎乎的,“还有什么事?我想去休息。”
 
    明灿深不见底的琥珀色眼眸凝视着已有些不耐烦的她,她非要红玫瑰,他买来了,她却并没有所说的那么喜欢。
 
    她只是以为他做不到,因此即使他做到了,她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感动,她总会把这一切当做理所当然,而如果他做不到,她就会一直缠着他,直到他做到为止。
 
    比如,戒指。
 
    他从衣兜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钻戒,没有她要求的大钻戒,却是他精心设计,找了最顶级的大师亲手制作打磨而成的。
 
    这枚戒指是独一无二的,就如她在他生命中的存在一样,独一无二,无法替代。
 
    以沫感觉无名指上凉凉的,似乎有什么东西套住一样,她低头,发现套在她无名指上的是枚精致的钻戒时,开心的差点飞起来。
 
    她起身紧搂着他,“明灿哥,你最好了,我就知道你会给我买的。”
 
    明灿没说话,推开了她,让她自己坐在那里,看着她,“满意吗?”
 
    以沫欣赏着无名指上好看的戒指,点头,“嗯,满意,好好看噢,明灿哥,这是那个品牌的啊?”
 
    “你专属的,没有品牌。”
 
    “你设计的?”
 
    “嗯。”
 
    以沫更感动了,再次上前抱住他,“明灿哥,你怎么这么好啊,早知道我早就嫁给你了。”
 
    明灿微微上勾了一下唇角,嗓音浑厚间夹杂着遗憾,“可是我们,都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。”
 
    “明灿哥,你真的决定和我结婚了吗?你不恨我吗?你这么快就把韩梅梅忘了吗?我们会幸福吗?”
 
    有时候幸福来的太快,或者一下子来的太多,会让她觉得不真实也不踏实,她不安的问他。
 
    明灿佯装想了想,告诉她,“是啊,或许我明天就反悔了也不一定。”
 
    以沫噘嘴,“有什么了不起的啊,我又不怕你反悔。”
 
 
版权所有:满堂彩官网,满堂彩网站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