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堂彩娱乐

一起吃点这烧鸡绝对的是美味啊

刘虞有对鲜于埔和魏悠道“和儿刚刚回到幽州不久便遭遇大战,在加上我儿就这个脾气,希望你们二人不要见怪啊!和儿,还不快给魏悠大人和鲜于埔将军道歉,此二人呢已经跟随我多年了,都立下了大功,若不是他们怎么能有我刘虞的今天,快道歉!”
 
    刘和一听自己父亲下令,只好乖乖道歉,对二日内拱手一拜道“我刚才有些蛮横了,还望魏悠大人,鲜于埔将军不要见怪!”
 
    二人也是赶紧回礼道“公子不必客气!”
 
    鲜于埔道“公子勇气过人,乃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也是难等可贵的!”
 
    刘虞摆摆手道“诶…………也别多说了,还是叫李林来吧!”
 
    刘和一听,立即不愿意了,疑惑道“父亲,为何要交李林来,他乃是一个外将,虽然名为父亲属下,但是压根跟我们不是一条心啊!”
 
    刘虞叹了一口气,缓缓道“虽然李林不是跟咱们一条心,但是李林也想拿下公孙瓒,要不然他千里迢迢从辽东来到北平干什么!那个小子鬼点子度,每次大战往往都能弄出出人意料的计策,可以以少胜多,和儿你只是听过李林之名,但是不知道他都打过哪些仗,所以才会看扁他,这个小子说不定就会有对付公孙瓒的办法”
 
    刘和没好气道“哼!他一个刚刚弱冠的小子,能有什么办法!某还是觉得咱们自己对付公孙瓒就好,要不然让这个小子立了大功,做大之后,就不好控制了!”
 
    刘虞道“他还不敢!这天下还是刘家的,这幽州还是我刘虞的,等到公孙瓒已灭,我们的实力就会增长的更多,以前公孙瓒都不敢轻易动我,更不用说那李林了!”
 
    刘和嘴角一撇,赌气的不说话了,刘虞吩咐道“魏悠,道李林军中,将李林请来!”
 
    魏悠拱手道“诺!”然后立即退出帐内。
 
    魏悠来到李林营帐,李林正吃烧鸡呢,满嘴是油,身边太史慈和阎志也是一人一只在啃着,一旁蹋蹋焕儿很是欣慰的看着三人吃,因为这烧鸡正是出自他的手艺,自从李林将自己烧烤的手艺交给了蹋蹋焕儿之后,身为乌桓人的蹋蹋焕儿,那是从小就吃烤肉长大的,通过不断的创新,手艺已经相当不错了。
 
    李林一见士兵进来禀告魏悠来了,便叫魏悠进来。
 
    “拜见李将军!”魏悠对李林拱手一拜。
 
    李林笑道“呦!这不是别驾大人吗?吃饭了吗?一起吃点,这烧鸡绝对的是美味啊!”一边蹋蹋焕儿对这魏悠施了一礼,但是太史慈和阎志根本就没有理他,不只是就是不待见魏悠,还是压根就只是顾着吃,不看人,李林也没有怪罪。
 
    魏悠看着满嘴流油的李林,叹了一口气,道“李将军,我家主公请你现在前去!”
 
    李林一听,刘虞叫自己,心里立即明白了,那个老头现在还叫自己,不是要死了,就是攻不下公孙瓒了,李林道“行!要不大人跟我们先吃点,咱们吃完就走!”
 
    魏悠立即摆摆手道“李将军,军情紧急,当误不得,等到商讨之后,我家主公定会摆下酒席与李将军痛饮一番!”
 
    魏悠心里松了一口气,还好李林还是给自己面子的,刚走了几步,李林回过头来到“我的东西可都被给我乱动,给我留着,我回来还吃呢!”李林一句话,阻止了已经要把手伸到李林桌上的阎志。
 
    魏悠带着李林立即来到了刘虞的营帐之中,李林赶紧进来拜道“侄婿见过伯父。”随即有对刘和道“拜见兄长!”
 
    刘和爱答不理的拱了拱手“嗯!”
 
    李林也没有计较,刘虞道“不知道伯父找某何事?”
 
    刘虞定睛一看,李林嘴角还有不少油渍,身上还一股烧烤的味道,这定是吃着饭就赶来了,点点头,看来这个李林还是很担心自己的,没那么绝情,讪笑道“元杰,来先把嘴擦擦!”说着递过来一块手帕。
 
    李林下意识抹了抹嘴角,果然上面还有油渍,心里怪刚才魏悠没有提醒自己,“多谢伯父!”李林接过来手帕擦擦嘴,还笑道“呵呵,我营中的烧鸡味道绝对好,一会给伯父送来几只尝尝!”说着李林还很有回味的打了一个饱嗝。
 
    刘虞笑道“呵呵!不用!不用!”
 
 
版权所有:满堂彩官网,满堂彩网站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